黄莉

2020-06-22 03:32 关键词:黄莉 分类:散文随笔 阅读:690

《文学天空》网刊首发原创良好作品,是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及其他杂志的选稿基地,主发芳华、情怀、乡土、都会、亲情、留守题材的小说、散文和诗歌类作品。

#文学天空散文随笔#

黄莉

祖居故乡下深埋的磨盘,深入在我们儿时的影象里,它在屋前的地坝里日晒雨淋,却负担着大院子里5户人家磨面推糠的任务,也见证了汗青与人的运气。固然另有牛的艰难与奉献,牛牵着大磨盘一圈一圈地转,它不但磨出的是玉米、小麦面粉,另有喂猪的谷糠和饲料,更多的是磨出了我们的人生与欢乐。

记得那时大院子里的银爷爷、贵爷爷、福爷爷三兄弟各家都人丁兴旺,他们每一家都有三个以上的后代,另一户就是生产队长由伯伯一家,他也有三个小孩,可伯娘是个弱不经风的老病号,小孩们小,也只要由伯伯一小我里里外外一把手了。再就是我们家了,爸爸是区委书记,妈妈是公社干部,上有祖母瘫痪在床,下有我和大弟弟两个少不更事。我和弟弟屡屡看到几个爷爷家轮替推磨,又看到他们的后代隔三差五吃“馍馍”,我们和由伯伯家的小孩一样望着他们吃,望着望着口水情不自禁地流到嘴角……

有一天,队里终归分了点麦子,我们高兴地等妈妈返来推磨,等啊等,等得天黑暗一片,上眼皮与下眼皮直打斗,我用凉水摸了摸眼睛强撑着等妈妈返来,弟弟边说肚子饿边眨巴着眼睛睡着了。妈妈从公社开完会很晚才打着火炬返来,然后又打着火炬到一里之外的水井担水返来,先给姥姥做饭喂饭,又烧水给姥姥擦洗换衫,再问我想不想用饭,我说不饿了想睡觉,并乘隙给妈妈提了个恳求:妈妈,来日推磨吗?我和弟弟想吃馍馍。妈妈说,此次分的麦子不敷推磨,等下次分了一同推,到时给你们做“斑鸠”。

第二天,弟弟又看到了院子里的小叔叔们吃“油面坨”,哭着闹着也要吃,妈妈怎样哄都不依不饶,妈妈拿起床罩顶上的一根黄荆便条给弟弟一顿打,弟弟连连讨饶“不要了,不要了”……只见妈妈转过身抹眼泪。晚上,我们正给姥姥擦洗终了,只听有人敲了两下门。妈妈忙问谁?可没人回应。第二天一早起床劳碌,妈妈看到了门外边的一背夹子麦穗,我和弟弟高兴地跳了起来,妈妈却说:这个不克不及要,这是团体的食粮,是各位一同劳顿的果实,必必要配合分享。

妈妈晓得是谁静静送来的,但她怕伤了他们的体面没有揭露常常半夜三更的狗吠与小跑的脚步声,她将这神奇的礼品交给了生产队长并商酌了怎样妥帖处置惩罚。随后的日子里,仍然是几位爷爷家推磨频次最高,我们和由伯伯家磨得很少。

过端午节的头一天,妈妈终归推磨了,我和弟弟高兴地赶着牛一圈一圈地转,看到麦麸色的面粉从磨盘边落下来,我们就如同看到了“斑鸠”在面前飞来飞去,弟弟说,这下能够吃顿饱饭了。

今日再会大石磨,恍如又看到了弟弟小时候围着磨盘转的精神焕发和童真!看到了妈妈刚强而瘦削的身影,另有那条老黄牛的固执与勤劳!!

黄莉

本文由黄莉原创,接待存眷,带你一同长常识!

作家简介:

黄莉

黄莉,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四川省巴中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巴中市人大常委会。

审稿:张学文

插图:收集

存眷文学天空,浏览更多精彩作品:

黄莉:致敬妈妈|散文

郜敬晓:爸妈在家就在|散文

梅花:编辑部的故事|小小说

陈艳玲:谢二婆|散文

李言录:村官二婶|散文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优秀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