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涛

2020-09-30 23:28 关键词:郑永涛 分类:伤感散文 阅读:365

《文学天空》网刊首发原创良好作品,是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及其他杂志的选稿基地,主发芳华、情怀、乡土、都市、亲情、留守题材的小说、散文和诗歌类作品。

#文学天空散文随笔#

郑永涛

本年的中秋特别的不一样,从八月十二便可以淅淅沥沥地落起了秋雨,时而还刮起微寒的金风,节日的高兴心境难免被打湿了很多。但是,淡淡的失意之余,竟也慢慢地看开了很多。古时不是便有“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的诗句么,此次秋雨的惠临就是对此最好的诠释。六合间的阴晴风雨实乃一般,只不外我们风俗了上天的虐待而已。正因如此,上天此次才派来了秋雨给我们上这小小的一课,告知被惯坏的我们,这太一般了,很多看似不一般的事实在都再一般不外了。看开了,内心便豁然了很多。有雨又何妨呢?没有明月又何妨呢?只要亲人团圆,只要心中有月,中秋佳节还是温馨而诗意。即使亲人不克不及团圆,那末在心中团圆也难免难免弗成。只是苦了这旅居在外的游子,这一层层的秋雨想必会在心中平添一层层的乡愁吧。

带着这份豁然,我走进了中秋,走进了团圆,走进了温馨和诗意。团圆之际,站在窗前看那窗外的秋雨,觉得这落雨的中秋也是别有一番神韵的。闹热以后的花卉树木被秋雨濯洗得晶莹剔透,翠绿欲滴,更多了几分成熟与沉寂。院墙、小屋和院子被秋雨濯洗得一干二净,恍如是衣装换季前的一次洗澡。气候完全地凉了,乃至还夹带了一丝寒意。落了这场秋雨后,天就再也热不起来了,这个天下就真正进入秋日了。

郑永涛

中秋节的夜里,已没有弄月奢望的我翻出知堂老师的一本散文集,坐到小小的台灯下读了起来。散文很有味,因而不觉便到了子时。起家想到屋外透一口冷气,一推门却迎进了一地的月色。呵,本来这雨夜早已偷偷地转晴了,来了一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给了晚睡的人不测的捐赠。一时鼓起,我决意到表面逛逛,因而便披衣出了门。

虽是落了几天的秋雨,但由因而细雨,因此路面并不算泥泞。又由于有了明月的辅助,大大小小的水洼也便很轻易避开了。我就如此战战兢兢地,而又特别清闲地走进了这久违了的乡村。

雨后的月下乡村特别的不一样。与素日的月夜差别,这雨后的月夜由于洗澡了雨水,因此各处披发着雨味,氤氲着水意,一片湿淋淋的天下。一树树的叶子银光闪闪,似是闪耀的繁星。偶有滴滴的雨水从叶子上坠下,掉在地上的“哒哒”,落入水中的“咚咚”。秋虫们闭门潜藏了很多天,此时都亮开嗓子吟唱起来。或大或小的水洼倒影着明月,水中的玉轮特别清白。月下的乡村星星点点,水声叮咚,布满了诗意。月光与秋雨融会,配合营建出了这奇特的月夜。我一小我在月下的乡村里溜达,单独品尝着这如水的月色。在这原生态的乡村里,在这纯天然的月色下,在这久久的宁静当中,我有了一种返璞归真的觉得。这是一种回归本真的觉得,一种自但是调和的生命形态。此时,心中积郁了多日的克制与焦躁都云消雾散了,面前只要这乡村,这月色,这单独溜达的本身……

沉醉在这如水的雨后月色中,我竟健忘了时候。昂首寻月,但见玉轮仍然偏西。

玉轮偏西,我,偏向家的偏向……

郑永涛

本文由郑永涛原创,接待存眷,带你一同长常识!

作家简介:

郑永涛

郑永涛,笔名土生,男,1984年生,河北邯郸人,结业于江西大宇学院中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理事,邯郸市肥乡区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报》《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中国都市报》《中国妇女报》《语文学习报》《作文周刊》《河北日报》《河北法制报》《河北农人报》等多家报刊。曾在驻京空军某部退役。

审稿:张学文

插图:收集

存眷文学天空,浏览更多精彩作品:

张中信:黑牡丹|小说

何光燕:打糍粑|散文

梁文礼:那些年,龙眼树下的我们|散文

郗旗:牙疼记|散文

何民:铜匠孟三|散文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优秀散文网 版权所有